8年“硬疙瘩” 何以今春解

2020-05-31 18:44

直播日照5月31日讯 在全市“重点工作攻坚”动员大会上,市委书记张惠指出:为官一任,就要造福一方。身处基层一线的党员干部要从身边事做起,一件一件抓,一项一项做,真正让群众看到变化,得到实惠。在岚山区巨峰镇柳古庄村,由8名党员干部组成的工作专班,利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将一块8年未能实现复垦的土地顺利攻克。他们是如何做到的呢?

在柳古庄村西南角,村党支部书记吴乃国看着完成拆迁后的片区基本完成平整,压在心底的石头终于落地。

“就是这72亩土地,困扰了村里8年,因村民不愿意拆迁,导致这片区域无法复垦,村里的奖补资金不能兑现,安置区资金也不能落实。村里因为这个挂钩项目背上了接近200万元的债务。”市农业农村局派驻柳古庄村党支部书记吴乃国说。

2012年,柳古庄村争取的土地增减挂钩项目立项并启动。可是,软弱涣散的党支部难以应对错综复杂的村情,导致74户村民的搬迁安置工作中止。

“8年间,先后启动了5次拆迁,搞了5次评估,但是每一次标准都不一样。”岚山区巨峰镇卜落社区党总支书记刘燕说,有几次连拆迁协议都签下了,但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岚山区巨峰镇柳古庄村村民陈立山说,方案有点粗,弄得不大合理,也不大公平。

岚山区巨峰镇柳古庄村村民王为淼则表示,当时这个方案变来变去的,感觉有点太不严肃了,对这个项目的推进他们也持怀疑态度。

时间越拖越长,矛盾越来越多,疙瘩越结越死。今年,巨峰镇把这个项目作为全镇十大攻坚行动之首,成立工作专班,彻底解决这个“老大难”。而在2018年,由市农业农村局派驻到柳古庄村担任党支部书记的吴乃国也已经提前梳理了问题症结所在,“原来制定的拆迁补偿标准过于单一,说到底就是对拆迁区域的情况摸得不清,缺乏针对性和可操作性。”

“我那个房子在这六七年之间盖的,房子很新,住得很好的,要是跟老房子拆迁一样的标准,不大合理。”村民王桂峰说。

准确摸排74处房屋的情况,并在政策范围内尽量细化拆迁方案,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然而,受部分房屋时间久远、买卖关系复杂、证据缺乏等因素制约,这一步走起来并不容易。

“有些房子都是始建于上世纪四五十年代,这个房子家里老人都去世了,子女又多,单听一方之词,很难判定这个房子的权属。”岚山区巨峰镇党委副书记、柳古庄村包保干部刘洋,他们多次征求党员群众的意见,实地入户去调查,反复论证,最终摸清了这个房子的权属。

“因为老百姓白天都有种地的,有打工的,所以我们做工作平时都是晚上做,有时候晚上做完工作可能就10:00了,我们再回去开个碰头会,再一起吃饭,很多时候我们就是白开水加方便面加火腿肠。”岚山区巨峰镇卜落社区党总支书记刘燕说。

8人的工作组利用半个多月时间,对全村400多户家庭全部进行了走访,每户至少3-5次,同时翻阅上百份政策文件和档案,经过多次反复征求意见并修改完善,最终制定出涵盖拆迁区域74户村民的8个大类拆迁补偿安置方案。

“在符合国家大政方针政策的情况下,为每一户拆迁户量身定做了一个拆迁的方案。”刘燕介绍,方案的制定不仅得到了拆迁区域村民的认可,也得到了全村村民的认可。

王桂峰说,村里通过评估公司进行评估,价格也还是很合理的,他们觉得还可以。

从3月17日重启,到全部签订协议,用时仅一个月,而从搬迁到4月20日拆完,则只用了不到一周,并在8天后成功通过项目验收。如今,腾出的土地将被复垦成耕地,1000多万元的上级奖补资金即将到位,村民安置和村级债务难题也将迎刃而解。

吴乃国说,他们将依托这72亩土地,做好村集体领办合作社这项工作,与我市的农业龙头企业搞好合作,发展特色、高效农业,壮大村集体经济,带领群众致富。

岚山区政协副主席、巨峰镇党委书记王东亮说,同样是党员干部,还是这片区域,为什么八年之后,会有不同的效果?他认为,最为重要的是干部的工作作风,“只要我们每一位党员干部都能沉下身子,真正倾听老百姓的呼声,维护群众合法权益,就能赢得他们的信任和支持,我们的各项工作也就能顺利开展,我们的改革攻坚也就有了更大的底气。”(日照广播电视台融媒体记者:路霞 刘献琦 裴斐)

责任编辑:书易

日照网新闻热线: 7989666 

想咨询?要投诉?提建议?欢迎登陆 "行风在线 网络版" 留言,参与问政。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要闻排行

24小时排行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精彩视频
热点图片